Tokyogirl

帕吹一只,吃All帕、雷帕、卡帕、佩帕、银帕、安帕、金帕、嘉帕、瑞帕、水仙帕、海盗团帕、帕右、帕受等等。总之全吃。
本人偶而也会产粮,但质量很差就是了……凑合一下吧!

【安迷修X你(生贺)】缘(上)

凹凸乙女搞事中心:

投稿来自   @Tokyogirl ,感谢参与!


    你昏昏沉沉的站在酒吧卫生间的镜子前,随手接了点水拍在脸上,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你对镜子里狼狈的自己皱了皱眉,将凌乱的发丝别到耳后,深深的吸引了一口气,转身出了卫生间。突然喧闹的环境让你有些不适。你按了按眉心,径直走向朋友坐着的吧台。


  该死,我为什么要和朋友来这种地方?嘈杂的人声和音声吵得你头昏脑胀。今天你刚下深,就被好闺蜜扯住,扯到这种地方说陪她见网友。那个网友是个帅哥没错,但聊天时他连看都不看你朋友一眼,直勾勾的盯着你,那炽热的目光让你作呕。


   啧,回去后一定要把那个花痴朋友拉走,明天上午还有课呢!心里想着,你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哟!小姐姐,真巧啊!”令人厌烦的男声响起,“你出来抽个烟都能碰到你。是不是你看上我了,故意出来的啊?”


  你闻言脚步一顿,慢慢回过头去,眼前站着的正是闰密来见的网友。怪不得他一直盯着我看,八成是看上我了。你恍然大悟。


  你的胃又是一阵翻搅。


  “滚,离我远点!”你冷冷的说道,同时双臂交叉护在胸前向后退去。


那男生的俊脸在听到你的话后瞬间黑了下去:“女人,别以为老子夸你两句就给你脸了。装什么装!”


你紧张的后退,忽然脚后跟一凉,紧接着,小腿也贴上了冰凉的墙壁。你猛然打了个寒颤,无路可退了。


 你们在干什么?”一个人身影闪到你面前。


  你吃了一惊,站在你面前的是一个陌生人。


“你是谁?敢来打扰本爷?”调戏你的男生显然也没想到会有人来阻拦他。


“在下名为安迷修。为守护美丽的小姐而来。小姐是用来守护的,你们怎么能这样对待她呢?”你身前的人用极度中二的语气说道。你听完后,为自己的人身安全而感到担忧。


  “这家伙是不是脑子有病?”男生向自己的小弟嘀咕了一句。他没有刻意压低声音,所以这句话一字不漏的传入你的耳中,安迷修显然也是听见了,身体一僵。


    “管你是谁,今天都要给我滚!”男生挥了挥手,“上!”他身后的小弟们在听到命令后迅速向你们冲来,你下意识的抓住了安迷修的衣袖,他感受到了你的恐惧,回头安抚道:“没事的,小姐,在下一定会守护你的。”


     冲到最前面的人向安迷修挥出一拳,安迷修轻松接住了这一拳,顺势往后一拉,同时右腿弯曲,用膝盖撞击来者的腹部,直接放倒了他。冲来的人一个接一个被击倒,最后就只剩下最初的男生还站着,目瞪口呆。


    安迷修微笑着走到他面前:“还来吗?”那男生如梦初醒:“不......不来了!”话音未落,他人就跑没影了。


    你注视着男生离去的背影,暗自松了口气。安迷修在男生的背影完全消失后转过身来:“小姐,你没事吧?”


    “没事......”你这才看清他的脸和衣着,出乎你意料的是,他居然穿着酒吧的制服,看起来是在这里工作的。但他的脸非常英俊,特别是那双翡翠般的双瞳,仿佛一潭清澈的泉水,清晰的倒映着你的身影。


    你的目光慢慢移向安迷修的袖口,一滴血顺着他手指滴下,从指尖滴落。眼尖的你马上发现了。


    “你受伤了!”你跑向安迷修,“快给我看看!”


     安迷修也是刚发现自己受伤了,看见你过来,把手挡在了自己身后:“就这点小伤没事的,就不麻烦小姐了......”


    你不由分说,抓起他的手腕,卷起袖子,一道血口赫然出现在你的视线里。这伤口应该是刚才打斗时不小心划的。你摸了摸口袋却发现自己没带纸,你急得直跳脚。忽然,你想起自己的头带,连忙一把扯下,顾不上自己散落到肩头的长发,帮安迷修包扎伤口,最后还不忘打一个蝴蝶结。


    “这下就好了。”你看着自己的杰作,心里充满了成就感。


     安迷修的嘴角勾起:“谢谢,有小姐为在下包扎伤口是摘下的荣幸。”


     包好伤口,你顺手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扫了眼屏幕,瞬间整个人都不好了:“天呐!都快十一点了!”明天上午还有课呢!!


    你跳起来,望向身边的安迷修说:“刚才真是谢谢你了!但我明天还要上课,就只能先走了。抱歉!”


    “啊!好的。需要我送你吗?天太晚了,路上不安全。”安迷修看起来很理解我。


    “不用了,我是和朋友一起来的。谢谢!”你谢绝了他的好意,转身离去了。


     你在吧台边找到了醉的不省人事的朋友,艰难的抬着这一百斤肉回了宿舍。


次日晨.


    你打着哈欠走在去教室的路上,你昨天回来的本来就晚,更要命的是躺下后根本就睡不着。当然,换做谁都会像你一样,毕竟你刚刚遇到了那么多事。结果你整晚上脑子里都在循环安迷修那对眸子。你懊恼极了,为什么当初没想着向他要个电话。


    “砰”你想这事,不小心撞上一个迎面走来的人。


TBC.

摆渡人·安帕(4)

感觉自己写的好少……
在此表示自己文笔不是很好,所以不喜勿喷……
帕洛斯用暗影使者引开了恶魔的注意力,并在恶魔上前攻击时引爆了他们。恶魔们一下受惊,嘶叫着散开。帕洛斯趁机抓起安迷修的右臂,搭到自己肩上。
“喂!你行不行啊!有力气的话自己走两步,我可拖不动你!”帕洛斯艰难的向前移动。
“醒着呢……在下尽力……”安迷修被帕洛斯一吼清醒过来。
“等等。”帕洛斯忽然觉得不太对,“你不是说这里的气象随着我的心情变化的吗?那为什么我恢复后天还是黑的呢?”
“这在下也不知道……各人都是不一样的……但你这种情况好像真的挺奇怪的……”安迷修也很不解。
这时,被强行驱散的恶魔又回来了,又发起新一轮攻击。帕洛斯又召出几个暗影使者在左右保着他们。
“这附近有安全屋吗?”帕洛斯半拖着安迷修躲到一块巨石后面。
“好像没有……”安迷修一脸生无可恋。
“…………”帕洛斯瞬间无语。
“不过还有一种方法是可以用的。”安迷修顿了顿又说道。
“有方法还不快点用?我马上就支持不住了!再这样下去我们真的GG了!”帕洛斯正努力让暗影使者把恶魔炸开,但下一秒他便僵在原地,安迷修从后面把他抱住,脸埋在他的后颈处,温暖的鼻息也呼在脖子上。
“你在搞什么鬼?”帕洛斯下意识去挣扎,“现在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
“嘘……别动……让自己平静下来,把注意力从恶魔身上转移到别处……”安迷修柔和的声音从后颈处响起。
帕洛斯听后就顺从的停下了挣扎,呼吸慢慢回复,心也渐渐平静下来。一时间,恶魔的吼叫声仿佛也消失了,只听见两个贴在一起的心脏跳动时发出的“咚咚”声。这很奇怪,他想,就像他们第一次见面时,尽管他十分紧张,但在看见那双翡翠般的瞳仁后便平静下来了。
荒原的天空感受到帕洛斯心境的改变,也开始变化了,原本挤成一团的乌云散开了,阳光穿过云朵间的缝隙投射到草地上。恶魔们感受到了对它们来说十分可怕的光,无暇顾及自己的猎物,纷纷四散奔逃。
帕洛斯紧盯着这些恶魔,直到它们全部消失在阴影中才真正的松了口气。但他却发现安迷修依旧抱着他不松手。
“喂喂,豆腐吃够了没?既然问题已经解决了就快点放开我。”帕洛斯伸手去推安迷修。当他碰到安迷修后才发现那人已经昏过去了。但这一切都是他自己闹出来的,也只能认栽。
帕洛斯尽全力扛着安迷修向前移动,但十厘米的身高差搞得他很方———人太高扛不起来。但幸运的是,安全屋离他们并不远,走了下久后就到了,在跨进门后,帕洛斯如释重负的把安迷修身扔在床上,然后趴到床边,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好不容易恢复过来,帕洛斯把目光投向躺在床上的安迷修。
--------------------------------------------------------------------------------------
终于又写完了一章……
觉得自己越写越糟糕……
不多说了,滚去睡觉了……
准备迎接明天军训时的死亡……

摆渡人·安帕(3)

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写些什么……
不喜勿喷……
新手上路……

“这在下可无能为力,这荒原是你本身想象出来的,连天气也是随着你心情变化而变化。”安迷修答道。
“哦……好吧……”帕洛斯撇了撇嘴,怪不得总觉得这里这么熟悉。他小时在骗人被发现后,曾被那些人追到过一个荒原中,靠着崎岖的地势甩开了追着自己的人。于是在之后,他经常逃到哪里去藏身。而现在他走着的荒原与其十分相似。
想起了自己的过往,帕洛斯的脸渐渐阴沉起来,那可不是些美好的回忆。天空马上随之变化,原本的万里晴空瞬间聚满了乌云,不透过一丝阳光,乌黑的天空压迫着天空之下的人,简直让人喘不过气来。
安迷修很快便发现了异常,他急忙转身回望帕洛斯,只见他脸色奇怪,双目空洞。糟了!看来他陷入梦魔了!安迷修抓住帕洛斯的肩膀:“喂!快清醒过来!不然我们就糟了!”说完,他又紧张向天山相接的边缘处张望了一下———那些潜藏在阴影里的恶魔已经注意到了天色的变化,纷纷飞出了自己的藏身之处,缓缓向他们逼近……他们对这个灵魂早已垂涎不已,现在终于找到机会了。
但帕洛斯双瞳空洞无神、毫无距焦,他在自己可怕的记忆中无法自拔,一时回不过神来。
恶魔越逼越近。该死,安迷修暗骂一句。他召出了双剑,将呆愣着的帕洛斯扯到自己身后。天空不见变化,看来帕洛斯还没有清醒过来,那就只能看在下的了,安迷修紧绷着身体,随时准备发动攻击。
安迷修吃力的用双剑挡下恶魔的来袭,他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正渗着血,仅管他实力很强,但恶魔的数量实在是太多了,时间一久,也让他招架不住了。而帕洛斯仍丝毫没有要醒来的迹象。忽然,恶魔聚到一起集体出击,安迷修双手持剑,唤出了一阵旋风。恶魔被吹得零零散散的,但还是有那么一两只躲开了,趁着安迷修一时的体力透支冲向他身后的帕洛斯。安迷修的大脑还未能做出什么反应,身体就已经本能的行动起来了。他冲上前去紧紧的抱住帕洛斯,用身体阻挡恶魔接近。恶魔发现受到了阻碍,愤怒的嘶叫着,拼命拖着安迷修,希望把他弄下去。但他用尽全力抱着怀中脆弱的灵魂体,他因失血过多有些头晕,疼痛也已麻木。
“求求你……快醒来吧……”安迷修感到自己的体力在慢慢流失。
身处梦魔中的帕洛斯感觉自己就像在海水之中,海水冰冷刺骨,令人窒息。他缓缓下沉……向海底深处沉下去……
这时一道光透过水面照到他身上,唤回了他的意识。对了,我已经死了,以前的事都是过去了,我要穿过荒原才行。帕洛斯用尽全力脱离了识海。
刚刚恢复的一瞬间帕洛斯整个人都是蒙的,怎么回事?天空怎么黑成这样?他随即又听见恶魔震耳欲聋的嘶叫声,自己好像被人抱着,没受伤。帕洛斯低头看见了紧抱着他的安迷修,血把安迷修半张脸都糊住了,只有那对翡翠色的瞳仁依旧明亮。
“啊……你终于醒了……看来在下的努力没有白费……”安迷修听见声响抬头望向帕洛斯。
帕洛斯一下愣住了,不过很快就明白了,他忽然气不打一处来:“笨蛋!哪有这样保护人的?这下可好,自己反而不行了。”帕洛斯从安迷修的怀抱中挣脱出来,“你还是在哪儿呆着吧!再说了,我也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弱。”说完便召出几个暗影使者。

TBC.
--------------------------------------------------------------------------------------------------------
感觉自己就是一阵瞎写……
在这里补一个我自己加的设定:文中的帕总会变成这样是因为在回忆起小时候的悲惨记忆时不小心陷入了识海,需靠自己努力或外力帮助才能脱离,不然就会一直保持呆滞状态。
终于更文了……(虽然完全没人看)
乖乖滚去复习期中考了……
希望帕总可以保佑我考好……


摆渡人·安帕(2)

第二篇…… 新手写文 不喜勿喷…… 在迈进屋门的那一刻,帕洛斯和安迷修才松了一口气。屋外狂风不止,安迷修来到火炉前升起了一堆火。火苗“噼啪”作响,不一会儿小屋里就充满了温暖的气息,让两人冻僵的身体渐渐回温。
这时,帕洛斯才发现所谓的安全屋就是一个破旧的房子,看起来摇摇欲坠,几根柱子很勉强的支撑着同样千疮百孔的屋顶。
“喂,这个屋子真的行吗?”帕洛斯敲了敲屋子的墙壁,不出所料的听见了木料的惨叫声,不禁为自己的人身安全感到担忧。
“应该没问题的吧……”安迷修底气不足。喂喂,如果你收收脸上尴尬的笑的话会更有说服力好吗?帕洛斯心里mmp。
不过不论如何,总算有地方休息了。帕洛斯一头栽进屋子里仅有的床上,跋涉了一天,感觉自己整个人都瘫掉了。
“你不休息吗?”帕洛斯忽然从枕头上抬起头。
安迷修正在窗口向外查看,闻言愣了愣,随即笑了:“摆渡人是不需要休息的,你就放心睡吧,让在下来保证你的安全吧!”
“嗯……”帕洛斯实在是太累了,即使是从不信任他人的骗徒也抵不过疲倦睡了过去。
安迷修搬了张椅子坐在了帕洛斯对面,在他见到帕洛斯时就已经阅读过其生前的记忆了。从中他得知帕洛斯是一名骗徒,所以一路上,他都极力避免与帕洛斯交流,防止受骗。但此刻安迷修仔细端详着帕洛斯熟睡的脸庞,火光印照在他的脸上,模模糊糊的勾勒出他的五官,显得帕洛斯就像一只放松警惕的猫咪。看到这里,安迷修觉得他好像也没有想像中的那么讨厌了。
虽然帕洛斯表面十分平静,但他实际深陷在噩梦之中。
“呼,呼。”帕洛斯飞奔着,过载的肺部临近炸裂的边缘,痛到让人窒息。但他不敢停,后面的人凶神恶煞的追着。梦中的帕洛斯回到了小时候,那时的他为了生存四处行骗。而现在正是他行骗后被人发现,被迫进行了逃亡。不论帕洛斯多么努力的逃,最终还是被抓住了。那些人骂骂咧咧,对他拳打脚踢,雨点般的拳头砸在他身上,让他喘不过气来。
痛……好痛……帕洛斯倦缩着身子躺在冰冷的泥地上,要是有人能来救救我就好了……他的视线模糊了起来……
“帕洛斯!帕洛斯!你快醒醒!”
帕洛斯猛得睁开双眼,看见了安迷修那张放大的脸,翠绿的眸子中写满了担忧。
“你怎么了?刚才睡觉时一直在叫‘不要,不要’,是梦到什么不好的事了吗?”
“嗯……梦到了以前的事。”帕洛斯点点头。
“以前的事,都已经过去了。我们应该先把当下的事做好才行。”安迷修的笑容和窗外的阳光一样明媚,“不用担心了,快点出发吧!不然天黑前就到不了目的地了!”
看着那张笑脸,帕洛斯愣了一下,这是第一次有人肯安慰一个骗徒。真是天真的人啊,他在心中无声笑笑。
室外的空气很潮湿,但阳光却很好。他们二人像昨日一样各自沉默着翻过了一座小山,在快到正午时,帕洛斯终于忍不住了:“为什么这路这么难走啊?一直爬山都快被累死了!”

TBC.





摆渡人·安帕(1)

新手上路……文笔很渣……
有生以来第一篇文……
如果不喜欢请勿喷……
帕洛斯视角
啧,真是大意了。我跌坐在小巷尽头,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都不停的渗着血,干涸的血液把银发粘成一块块的。
“真狼狈啊,帕洛斯。这就是背叛我的下场。”那混蛋站在我面前说,电流在他身边飞舞着,发出“噼噼啪啪”的声音。看来我今天要交待在这了……
“雷狮老大……这都是别人逼我干的……”我的嗓子沙哑的不行。
“呵,祸到临头了还在狡辩真让人恶心。”雷狮眼神冰冷,“去死吧,骗徒!”话音刚落,雷神之锤就砸了下来。
我的世界坠入了黑暗……
我渐渐苏醒,感觉自己躺在冰冷的地面上。这是哪儿,是地狱吗?骗徒是不可能到极乐世界的。我睁开双眼,发现自己竟然还躺在那条小巷中。这是怎么回事?我从地上爬起来,发现自己身上的伤口竟然不见了,连体力都恢复了。周围寂静无声。
这时巷口传来了脚步声,我一惊,马上跳到一个废弃木箱后。来人的身影渐渐清晰,那是一名年轻男子,有着棕色的头发和如同翡翠一般的双瞳。
径直走向我的藏身之处。该死,这么快就发现了。我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召出几个暗影使者攻向他,但他在瞬间用双剑将使者一一斩杀。下一秒他就已经站在我面前了,我紧张的盯着他,全身处在高度戒备状态。花瞳和翡翠瞳双视几秒,但出乎我意料的是他温柔的笑了:“不用害怕,在下是你的摆渡人,是来接你的。”
“摆渡人?”我十分疑惑。
“对,因为你已经死了,作为一名摆渡人,在下的职责是把你带到你所应该去的地方。”那双瞳仁依然温柔。
原来我已经死了啊……我看着他那眼睛鬼使神差的相信了。
“在下名叫安迷修。在下如何称呼你呢?”他又说话了。
我勾动嘴角:“帕洛斯……”
安迷修视角
我目送着那个娇小的背影离我越来越远,那是一个小女孩的灵魂。她看起来很开心,蹦跳着离去了,没有回头。我周身的景象开始变幻了——看来我又要迎接下一个灵魂了。作为一名优秀的摆渡人,我的职责就是将死去人们的灵魂安全护送过荒原,到达他们所该去的地方。
我发现自己又开始变幻了,这次会变成什么样呢?为了让人们的灵魂得以更加安心的跟随我们,我们在迎接新的灵魂时会变成他们心中最喜爱的模样。但令我吃惊的是,我变成了自己刚刚诞生时的样子。在我引导的几百个灵魂中,这是第一次让我变成最初状态。但我并不在意这些,我只需履行自己的职责就好了。
我沿着漆黑的小巷走着,这次是一名十几岁还没成年的青年。我思索着给自己取什么名字更好,但在看见那双漂亮的花瞳时,我下意识的说出了自己最初的姓名:
“安迷修。”
第三人称视角
帕洛斯沉默的跟着眼前自称名叫安迷修的人。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从来没见过的人,但自己只要和他在一起就会感到很安心。
“喂,休息一下嘛!又不会怎么样。”帕洛斯不满的说,试图从安迷修的手中抽出自己的手腕。这个人到底怎么回事,从见面开始就一刻不停的拉着自己向前走,还不让人休息。
“不行,天马上就要黑了,如果在那之前不能到安全屋就糟了。”安迷修紧张的看了一下昏暗的天空。
“为什么一定要在天黑前到?”帕洛斯不解。
“不然你会被那些东西抓走,然后成为他们的一员。”安迷修指着天边几道黑影。
“那是什么?”
“恶魔、魔鬼,随便你叫他们什么,反正他们是吞噬灵魂的家伙。只有到安全屋才行。”安迷修答道。
听了这话,帕洛斯又安静了下来,乖乖的跟着他。终于赶在天黑之前到达了安全屋。

TBC.